用户名:
密 码:
还不是会员?请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用户名: 密码:

对话宇龙董事长吴华龙:不仅专注研发,更要不忘初心

发布时间:2019-10-25 14:18:04 来源:农药市场信息 作者:王永崇

 

今年正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我国农药行业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建成从原药生产到制剂加工以及原材料、中间体相配套的完整的工业体系,目前已成为世界农药生产大国,这些成就的取得离不开中国农药企业的奋斗和奉献。此外,在国家供给侧改革不断推进和严安全环保的新形势下,近几年来我国农药行业也进入了转型升级、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在不断调整变革驱动下,农药行业已经进入了创新发展、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为了真实了解目前农药行业发展的状况,以便为行业和企业未来发展提供具有引导作用的方向和目标,《农药市场信息》传媒对部分省市农药企业进行了调研走访。

 

今天让我们一同走进宇龙化工……


前些时热播的央视大型科普纪录片《农药》,近来好像已过了被热追的高峰期,但是,回想起第一集的内容时,杭州宇龙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宇龙)董事长吴华龙仍旧十分激动。因为自1980年逃难般地跟随父亲离开老家绍兴新昌到海宁创业起,许多比记录片中的镜头更真实的场景,已早早地印记在了刚满18岁的吴华龙心中。

 

成立于1998年的宇龙,正在致力于让丰收更简单!而在之后的创业过程中,吴华龙董事长更是铭记父亲“中国农民是最苦的,所以咱们农民永远不能坑农民”的嘱托,一直苛刻般地专注做农药。而如今,手握硫虫酰胺等被业内誉为专利“核武器”的几大自主知识产权新品,宇龙正在吴华龙董事长的带领下,踏上了以技术助力中国农业走向发达的全新征程。

 


 

一、1985年开始与农药结缘的吴华龙董事长,在1998年正式树起了宇龙的大旗!

 

经过几年的辗转创业,吴华龙董事长父子于1985年通过华南农业大学接触到氰戊菊酯后,便认定了未来方向一样,与家人协商后果断成立起余杭县植物化工厂,以2毫升/瓶氰戊菊酯分装业务的方式,让吴华龙董事长正式与农药结下了直至今天的不结之缘。经过三年的积淀,1988年起的余杭县植物化工厂,相继赢得与富美实、英国帝国化工和拜耳作物科学等跨国公司的深度合作,迎来了快速发展的阶段。特别是以PET聚脂瓶取代玻璃瓶包装农药的方法,不仅“开启了国内的先河”,甚至“颠覆了行业对农药包装的认知”。

 

 

上世纪90年代,以浮油和可湿性粉剂为主的市场主流剂型,让吴华龙董事长日益感觉制剂的加工似乎已达到了某种“顶点”,所以,“上原药”的战略性想法开始在吴华龙董事长的潜意识中浮现了出来。当时,在对江苏等地看麦娘等小麦杂草的防除趋势进行分析后,吴华龙董事长便选定了拥有较长生命周期的精噁唑禾草灵,作为第一个上马的原药产品。但是这一决定,包括沈阳化工研究院在内的业内专家几乎也不敢相信。因为在那个时代的条件下,以高难度著称的噁唑禾草灵生产技术,的确很少有人敢去触碰。可是,在经过“技术难度越大,起码选这个项目的企业会较少、产品的生命周期会相对更长”的思考后,在吴华龙董事长的带领下,和自筹资金的基础上,原药与制剂并重的宇龙,于1998年6月在余杭的塘栖古镇工业园区正式宣告成立。

二、初创后便进入长期亏损状态的宇龙发展异常艰难,直到2007年才迎来爆发!

 

刚起步的宇龙,秉承着原药与制剂协调发展的思路,在上马精噁唑禾草灵原药的同时,也推出了当时与拜耳作物科学骠马®几乎齐名的宇龙金马,并快速地在江苏等地区推广开来。然而,作为杂环氧基苯氧基丙酸类除草剂的精噁唑禾草灵,对助剂和剂型的要求之高,出一点问题可能就难以发挥出应有的药效。所以,在投入江苏市场上的部分金马,虽然产品的各项检测指标均合格的情况下,仍然有不少使用点没发挥出应有的效果。可谓是“当头一棒,刚起步就翻了个跟头”,当时的企业“差点活不下去”。然而,在出现药效问题之后,牢记父亲教诲的吴华龙董事长,带领宇龙团队主动与江苏省植保植检站和各地经销合作伙伴,甚至种植者等用户进行沟通,并尽最大努力提供及时的补救方案。吴华龙董事长负责任地主动面对的作法,让宇龙在江苏地区却因此有了良好的口碑基础。

 

 

药效事件结束后的2002年,痛定思痛的宇龙,决定暂时停止国内制剂市场的推广,全力提升原药的质量和打造国际市场。但是,此时的宇龙却深陷5年之久的连续亏损的困境,哪怕在2005年时实现了4200多万元的营业额,还是没能摆脱这种艰难的局面。但在家人的支持下,在困境中依然没有中断技术研发追求,且已看到曙光的吴华龙董事长,以高额贷款紧咬牙关地坚持到2007年开始的爆发。在2005年差点被吴华龙董事长卖掉的宇龙,仅用一年半左右的时间便创造了2000万的利润,不仅完成了翻身,甚至在2007年12月28日,成功地把2甲4氯和杀螟丹均做到全国前三,且把杀虫丹做到全国前五的国营海盐农药厂收入旗下。

三、提前完成环保升级的宇龙,原药生产战略转移到全新升级的博仕达!

 

刚刚开始盈利便要收购海盐农药厂,是因为有着前瞻性意识的吴华龙董事长,发现塘栖工业区在将来无法满足宇龙原药进一步产能提升的要求。所以,坚持认为“搬迁一定是转型升级最好过程”的吴华龙董事长,明知在当时的情况下“不搬是等死,搬是找死”,但依然找到了有意转让的海盐农药厂。

 

其实,2007年时的时候环保形势,不论是浙江还是全国其它地区,远远没达到让企业转移的严重程度。但吴华龙董事长却果断地决定将原药生产线转移到了海盐农药厂,并更名为浙江博仕达作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博仕达),而位于塘栖工业园区的宇龙化工定位在制剂生产和研发为主。

 

吴华龙董事长充分利用了这次转型升级的机会,把原来海盐农药厂的基础设置,按照宇龙的新要求重新改建。而因改建的彻底,所以工程期限也较长,以至于2009年余杭政府下文要求宇龙保留制剂加工停止原药合成之时,仍没有完工,甚至2011年3月31日塘栖工业园区开始拉闸停电之时,博仕达也只是处于试车阶段而已。

 

“没有内贸制剂市场,原药生产尚未步入轨道”的这一阶段,企业再次出现严重亏损,5000万注册资本接近归零,资金链告急等难题仍在持续,企业发展进入了真空期。但好在,作为2010年浙江省唯一的农药行业国家重点振兴项目,获得国家财政专项资金的扶持,以及合作伙伴的顶力支持,让宇龙顺利地渡过了难关。

 

 

经过几年投入巨资的改造,全新的博仕达已经让吴华龙董事长的农药事业领先行业地完成了转型升级。比如,针对大多数原药合成的高浓度废水,吴华龙董事长果断地架起了高浓度废水焚烧炉,让博仕达成为了国内较早拥有高浓度废水处理能力的企业,走在了行业的前面。对于近年的环保高压态势,吴华龙董事长表示企业投资先进的环保设备是长远发展的方向,“我们国家发展到这个年代,再靠牺牲环境换这么点GDP,太说不过去了”。提前完成环保升级的博仕达,走到今天也没受到任何环保因素的不利影响。特别是在不少企业头痛如何搬迁的现今,博仕达成功地在2019年7月正式统一到宇龙品牌旗下,并顺利地完成了2500吨苯醚甲环唑的环评手续。

四、坚持研发路线,并已手握知识产权“核武器”的宇龙,未来的路依然很长!

 

“虽然连年亏损,但对未来发展的准备工作和既定的路”,吴华龙董事长表示,“从没停止过”。的确,让宇龙在2007年活过来的,正是其在困境中依然坚持不懈地对精噁唑禾草灵和苯醚甲环唑两个产品的研发成果。

 

2002年时便让宇龙成为了苯醚甲环唑国内企业第一家登记,并第一家工业化生产的企业。而对于之前有药效问题的制剂金马(6.9%精噁唑禾草灵EW),经过宇龙定制性的助剂改良,已经成功解决。同时,深知“未来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东西,任何企业都走不长”的吴华龙董事长,一直把创新研发作为宇龙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柱,并很早就开始与相关院校、科研机构展开广泛的合作。 

 

 

据了解,如今的宇龙,已先后自主创制了包括螺螨双酯、苯醚双唑、硫虫酰胺在内的4个新农药产品,开发20多项农药产品的生产合成工艺技术。此外,宇龙已申报发明专利已达81项,获得授权52项,申请美国、欧洲发明专利5项,获得授权1项。产品方面,宇龙也已获得包括20多个原药在内的近百个登记证。

 

“虽然宇龙在产品结构上还欠缺一些”,吴华龙董事长表示,“但我们也有自己的杀手锏”。比如正在进行登记工作的硫虫酰胺,是宇龙自主研发的酰胺类的专利化合物,产品微毒,有良好的内吸传导性,快速持效地防除鳞翅目害虫,是被业界知情人士誉为“核武器”般的农药新品。同时,在宇龙内部,该产品不仅被认定会改变目前90%左右为杀菌剂的产品结构,同时也早已成为被寄于厚望的未来大品。 

 

 

在现今产品同质化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中,要想完成品牌的建立,吴华龙董事长表示,“前提是企业要有知识产权”。所以,不管有多么的困难,宇龙“一直没有放弃对专利技术的研究”而且,关于宇龙的研发和创制,吴华龙董事长强调:“我们决不为了拿奖而完成创制,创制产品要能够实现产业化才有真正的意义”。

 

的确,知识产权是摆脱同质化竞争困局、树立品牌的前提。如果没有知识产权,只是营销手段好一点,或年度销量大一点而已,很难成为市场中具有持久影响力的品牌。而且,即使专利期过后,品牌的影响力依然会存在,甚至可以带动公司的其它产品。而这,正是“30多年来除了农药没碰过别的东西”的吴华龙董事长心中品牌的力量。如今,拥有一系列专利化合物和专利复配制剂,以及即将陆续推出几大“核武器”级专利新品的宇龙,在吴华龙董事长眼中,“未来的路依然很长”。

五、快速填补十年内贸空白的宇龙,正在致力于让农民的丰收更简单!

 

2002年暂停内贸制剂销售的宇龙,随着实力的增强,仍旧没忘原药与制剂协调发展的初心。2012年5月,随着具有丰富的推广和销售经验的营销总监施庆先生的上任,吴华龙董事长开始重建内贸团队,并以新老共9个产品开启了中断了十年之久的国内制剂市场。

 

对在内贸制剂市场消失了十年的宇龙来说,重新启动时困难重重,甚至许多优势经销商都不敢轻易接宇龙的产品。但是,从2013年起,以优势原药为核心的制剂登记证件资源开始井喷,坚持技术营销的宇龙团队很快获得了龙灯化学、富美实,纽发姆等跨国公司的青睐,并相继展开了关于宇龙产品的新合作。在国内渠道举步维艰的时候,因跨国公司的积极响应,“一下子就把十年当中没做的制剂短板补上了”,施庆表示,而且这种合作模式,因为宇龙产品可靠的质量,一直延续至今。

 

在与跨国公司的持续合作中,宇龙产品的品质管控,也因跨国公司对产品质量的高标准和严要求的监管,提升到了新的高度。比如刚做好的产品,哪怕等待运输的车辆开到门口,也需在仓库中倒置24小时之后仍不渗漏的情况下,才能允许装车发货。而这种细节的品控管理,如今在宇龙已经成了固定的流程。也正因此,拥有跨国公司背书的宇龙各类品牌逐渐在中高端的市场出现,并快速在国内市场推广开来。

 

为了更好地开拓国内市场,宇龙的内贸团队开始广泛地吸纳有农村背景的毕业生加入。“做农业,要有情怀”,吴华龙董事长表示“农村出来的学生会更懂农业,也会把服务中国农业作为崇高的职业”。 

 

 

广招农村学生军的宇龙内贸团队,2013年营业额不到2600万元,甚至到2015年也才5000万元左右,“这意味着我们大量时间在培养新人”施庆表示介绍。在培养新人的同时,吴华龙董事长也根据市场发展的环境和公司的实际,做出了“打造精品团队”的指示,并坚持渠道转型,立志要通过5年的努力,让内贸人员拿起宇龙的名片,就有自豪感。而吴华龙董事长和内贸团队的相互信任,终于在2017年时迎来了收获。在当年的全国植保双交会上,优质渠道商纷纷找上门来寻求中高端产品合作的场面,确实让整个内贸团队充满了自豪感。当初的学生军经过几年的精心培养,大部分已成长为了如今的业务骨干。

 

宇龙的内贸,依托“小麦管家”、“花生管家”和“葡田同乐”等一系列的作物解决方案的落地,也从2017年起以7500多万元的业绩开始爆发,黑龙江和吉林等省份相继成为千万级的大市场。2018年又以40%以上的增幅,让内贸业务顺利地突破了亿元大关,并助力整个宇龙销售额稳居中国农药行业销售百强榜,而2019年已实现的1.5亿元内贸制剂销售额,也已经奠定了宇龙新的增长基础。

 

重启制剂内贸6 年来,“整个行业对宇龙的评价还是正能量的”,吴华龙董事长表示,“增长实实在在”。而从2020年起仅硫虫酰胺这一个产品的制剂即规划亿元市场的未来几年,宇龙仍会以原药资源为核心,打造出近3亿元的国内制剂市场,并且结合原药业务,实现超10亿元的整体业务规模。

 

“既要有产量,又要有质量”,对照宇龙成立时的想法,吴华龙董事长初心不改地说出了今后发展的总体思路。回想30多年的农药发展心酸史,特别是近20年左右的宇龙创业历程,如今拥有了专利产品和先进技术的护航,安全生产的基础和严格品控的管理,以及优质渠道的认可和人才梯队的建设,宇龙便拥有了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和保障,未来的路也将会更加顺畅。

 

艰难起步,负重前行,创新未来,20年左右的宇龙发展历程,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中国农药行业20年来的缩影。但是,目前我们中国的农业要赶上发达国家的水平,在吴华龙董事长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真正的农业发达,吴华龙董事长表示“必需依靠技术的支撑”。所以,虽然已经手握“核武器”般的专利新品,但宇龙技术创新的脚步不会停下来,并努力做大应该做大的,做强应该做强的,力争让农民的丰收,更简单些。

编辑人员:刘琴,管理员
相关文章推荐

游客可直接评论,建议先注册为会员后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个字符

以上评论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农药网观点!

查看全部评论
  • 热门评论
  • 最新评论
回复
回复内容
保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