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还不是会员?请注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用户名: 密码:

植保会后的毒辣点评!

发布时间:2019-12-2 15:16:34 来源:整理自农资导报、农资与市场、农财网农化宝典等

今年植保会虽过,

但是大家就植保会上发出的行业警示都还在火热探寻中,

希望从中可以预见未来!

让我们一起与行业大咖观察未来!


刘新兆:从全国植保会看2020年企业的增长路径!


2019年全国植保会结束已然数日,参会人员基本已经各回各家。
回来之后就开始了下一年的规划吧,是否几经修改却总也做不出期望的增长量,找不到明年的增长点,达不到公司的利润要求?这跟在植保会上的所见所闻似乎很有差别:
在植保会上看企业——好像各个日子过得都不错;
在植保会上看市场——会发现到处有商机,比如虾稻田、柑橘药、小虫药、助剂、药肥;
在植保会上看产品——总是让人觉得琳琅满目、个个精品;
在植保会上看2020年——处处有机会,人人能增长。
不知大家是否也有同感。
可是增长来自哪里呢?是热点之下的市场变化,还是极力挖掘差异化的产品,抑或是逐步分化并迅速形成专业化分工的渠道。
回来数日依然没有答案——没有找到2020年增长路径,没有做出2020年营销方案!
此刻终于理解10月市场营销鼻祖科特勒来中国后的主题演讲为什么会是——首席增长官崛起:营销从战术职能到增长引擎的进化。
做为企业的市场系统,企业的营销部门中的一员,笔者深深的理解了:在农药行业的大变局下企业营销部门的职责也有扩张趋势。实践已经证明,企业有机增长必须来自于整合协同企业顾客为中心的经营体系,而核心枢纽是营销管理。营销要肩负起增长大任,就必须从单一职能(产品策划,营销方案制定,客户会议,推广方案等)导向变革为以企业利润为导向、跨部门跨流程的新增长引擎。
“市场营销部门”应该转型为“市场增长部门”并建立以“增长”为目标的营销战略体系,产品经理应该更多的关注老产品增长空间、新产品增长趋势,老市场的容量、新市场的增量,老客户的维护、新客户的增长,市场竞争与市场净增,并能够形成、建立企业新的增长模式。
当前营销趋势已经很明显的成为了:重启以增长为目标的营销战略。正如科特勒在中国首部以“有机增长”为核心的营销体系白皮书中所言:
营销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驱动公司销售额和利润增长。
在中国前所未有之大变局下:营销从战术职能到增长引擎的进化,随着营销环境从增量时代转向新增量时代,企业战略开始从关注用户增长转向关注业绩增长,重启以增长为目标的营销战略,以顾客价值为中心的营销思维重新被重视。
企业的业绩增长来源于三方面:顾客价值、顾客资产和关系杠杆。
企业业绩增长=顾客价值的提升*顾客成本的降低*顾客资产提升*关系杠杆
如今的农药市场:热点不是增长点,而是环保和安全,以及其压力之下的随时波动的原药价格;痛点不是市场需求,而是企业凭什么增长?利润从哪里来?难点渠道不接受的价格,也不是用户不接受新产品,更不是新产品价格高,而是产品热点很快变成痛点——草铵膦作为市场热点在今年依然成为了企业的利润痛点、增长痛点(第一梯队的四大原药企业在2019年植保会期间谁也没有明确报价),市场热点本身就是痛点——虾稻田的用药需求虽然是热点但更是国内企业的难点和增长痛点(明明有市场却没有适合的产品,威远生化在在研究安全性的药剂,期待2020年有所突破)。
获得增长的驱动力:渠道增长——销售系统要做的事;产品增长——产品经理要做的事;而推广部门要做的事让产品在渠道中顺利增长。
笔者判断:2020年的增长机会在品类不在产品,某一企业的单个产品很难获得连续的、持续的、稳定的增长,而在市场需求中逐步形成的某一品类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持续的稳定增长。如套餐类、组合装、虾稻田等等市场热点品类,还有草铵膦、药肥、农药颗粒剂、呋虫胺等今年刚刚兴起的产品品类,以及阿维菌素、甲维盐、吡虫啉、菊酯类等老产品品类。
以上每个品类都有能够代表自己的1-2家企业,被大家所熟知的最多不会超过3家,并且即使有第三家企业,在这一品类上的销售额也远远低于代表性的第一和第二。
数一数二的定位原则依然在农药行业越来越明显了。
最后,关于2020年新增长笔者想简单的谈谈对即将成为市场难点的草铵膦和即将成为市场热点的呋虫胺。

植保会后再看草铵膦

草铵膦的市场现在已基本形成了三个集团,从市场竞争的角度分析三个集团是非常典型和突出的,为避嫌笔者不做具体分类了请大家自行对号入座。
不管是哪个集团的企业,在2020年的销售计划中:草铵膦基本都变成了痛点——再一次获得大的增长很难,对企业基本为零的利润贡献。如何在企业不赚钱、市场份额增长难的情况下,让企业依然保持对草铵膦的热度不减呢?也许之后对未来的预期,对一个不少于20亿草铵膦灭生性除草剂市场的期待,对目前唯一还有市场潜力的大宗化合物的追求。
所以,带货可能会成为2020年草铵膦主要操作企业的选择,竞争之后留下的渠道,增量之后获得的市场地位,使用之后形成的品牌会是第一集团和第二集团企业最看重的。
2020年的草铵膦也许依然是市场热点,但也确实成为了企业痛点。

2020年之前重新考量呋虫胺

这次做市场增量营销规划呋虫胺将是最后一次市场考量了。
笔者认为无论是从市场需求与应用,还是从产品新颖性和差异化上,呋虫胺都能够做为2020年的一个增长性品类。

判断依据:

1、竞争品类吡蚜酮、烯啶吡蚜酮市场容量足够大

2、潜力市场柑橘、蔬菜市场容量巨大

3、登记企业数量增加


呋虫胺市场细分:

存量市场——水稻

增量市场——柑橘

局部市场——茶叶

全国市场——蔬菜


同时,留给呋虫胺作为市场热点的时间并不多,更新一类的氟啶虫酰胺、氟啶虫胺腈、氟吡呋喃酮等已经紧随其后了,所以笔者判断呋虫胺的发展不同于吡虫啉、噻虫嗪有足够的市场教育、市场营销、渠道布局的时间。呋虫胺的最佳发展时机就在2020年,市场营销、渠道布局、品牌培养将在这一年集中完成,2020年在呋虫胺发展中必将有一家或几家企业脱颖而出,成为品类领导者。
2020年的增长点还有:螺虫乙酯、阿维菌素、甲维盐、菊酯类、组合装产品和套餐产品等。企业增长点需要从产品战略高度着手,企业需要将内部数据打通,甚至将供应链和渠道销售的数据全部打通,以此辅助营销战略决策。
在“大变局新增长”时代,单部门已经无法促进企业整体业绩的增长,销售业 绩不仅仅与销售部门有关,更与营销部门和产品部门相关。农药公司营销部门应致力于整合公司内部和外部与增长目标相关的各类资源,打破部门墙,打破企业内外部的限制,从战略角 度统合资源,解决市场部门“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痛点,为增长目标服务。

在2020年,营销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驱动公司销售额和利润增长。

沈祥丰:2020年度农资市场最大的风口是没有风口。
1. 2020年度农资市场最大的风口是没有风口。回归原点、把品质与服务做到极致是每个企业真正意义上的风口。

2. 行业洗牌与融合的进程将进一步加快,市场版图正在重构,市场份额向头部企业集中的态势越来越明显,强者恒强,弱者愈弱,"马太效应"更加凸现。

3. 受多重因素制约,低增长、不增长、负增长依然常态化存在。在存量竞争语境下,企业的基本面(研发能力/供应链能力/专业化服务能力/管理与运营能力)决定成长面。“年年难过年年过、年年过得都不错”将成为历史。

4. 产品力是驱动增长的第一要素。市场不缺产品,缺的是有产品力的产品。所谓供大于求是宏观层面的基本判断,但在微观层面,好产品依然供不应求。好产品自带“流量”。再好的营销都解决不了产品力本身的问题。产品力是基于需求洞见的精准研发,产品力是剂型技术与应用技术的相得益彰,产品力是产品美学、目标市场定位、农户价值体验、终端生动化与可视化呈现、服务落地能力的系统集成。

5. 原药价格步入了下行周期。制剂企业冬储生产将遭遇严峻挑战,市场风险加大。

6. 随着原药与制剂的协同作用越来越大,原药与制剂的一体化发展将成为诸多原药企业新的战略选项。

7. 农资行业进入了“下半场”的淘汰赛。不同的企业将选择不同的“活法”。“宽定位”——相关多元化的业务拓展,将成为大企业的选择。而对众多中小型企业而言,“窄定位”——聚焦某个细分市场发力,打造小而专、小而精、小而美的业务板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8. 由制剂企业主导的“套餐”将降温。理由1大部分套餐都是企业思维,并非农户立场,简单的产品叠加,其科学性/本土性/前瞻性值得探讨;2大部分套餐都背离了套餐的本质(产品/技术/服务的高度集成),变异为模糊价格、多卖产品的营销战术行为;3产品资源短板是制剂企业做套餐的先天不足;4大部分渠道商与企业都是选择性合作,再好的套餐到了市场均支离破碎,未来主导套餐的一定是对作物非常专业、距离农户最近并且能够洞见农户本质需求、具有服务落地能力的渠道商。制剂企业的价值是能否打造套餐中的核心大品。

9. 超级经销商的强势崛起及产品入口的终端多元化成为渠道新变化,县级经销商的发展空间将受到进一步的严重挤压,传统零售店会变得更加艰难。渠道层级上移、拓展终端宽度、服务下沉将成为制剂企业新的渠道战略。

10. 渠道的终极形态是农业社会化服务组织。基于此,部分有远见的渠道商将围绕农业社会化服务不断地沉淀自己的能力与资源。

孟东锋:“服务市场”成为各个厂家宣传的重点。
1. 新产品、新证件明显在减少,基本上都是在去年的证件继续宣传,不像往年新证件、新产品层出不穷。

2. 往年都是各个厂家在会议前举行订货会,今年明显感觉少了很多,而且即使召开了订货会,也没有几个企业在宣传取得多大的成绩,低调了很多。

3. 热点成分已经很难找到。比较热点的成分螺虫乙酯、茚虫威、氟啶虫酰胺、吡丙醚等;标正的药肥市场在这次展会上也开始发出它的市场声音。原想在这次展会上大家混战、大面积宣传的螺虫乙酯类产品,在这次会议上没有那么高调的宣传了。

4. 植物生长调节剂在市场上开始进入到企业关注的范围。如科利隆在宣传“二氢卟吩铁”,中保宣传的“阿泰灵”、湖北荆洪生物的“糠氨基嘌呤”等。2020年注定是价格血战的一年,这成为众多厂家的共识。植物生长调节剂是一个相对竞争比较宽松的领域,一些传统的杀虫、杀菌剂厂家也开始介入这个市场。

5. 产品套餐套装产品有些黯淡。虽然产品套装是很多企业宣传的销售模式,但是感觉很多厂家重新关注起自己的大品战略,精简产品,精简产品线。与上届全国植保会比较而言,套餐宣传上没有去年那样火热。今年看各个厂家开始突出大单品的宣传,似乎回归理性。

6. 橙皮精油在这次会议上已经开始退火,只有三四家企业在宣传。它到底是助剂还是农药,争论依旧不绝于耳,静等相关部门的明确结论。一个波谷过去,精油市场会迎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7. 植物刺激素销声匿迹了。几年前的“植物刺激素”这个概念在这次展会上已经很少见到了。概念性的东西还是需要市场来支撑,定义不是很确定,成为过期的“网红”。

8. “服务市场”成为各个厂家宣传的重点。“服务市场,精耕市场,细分市场”都是众多厂家宣传的核心价值。“服务市场,更贴近市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整个农资市场已经进入“大洗牌”的阶段了,服务落不了地,大概率被淘汰出局,市场进入到“服务密集型”竞争阶段,这对服务人员的数量和质量要求提高了很多。

蔡智文:二0二0年中国农资市场将呈现十大发展趋势。
二0二0年中国农资市场将呈现十大发展趋势:

1. 农资行业正式进入零和博弈时代。

新型渠道分销份额占比持续上升

行业整合持续进行

2. 行业资源及市场份额持续向头部企业集中,强者恒强局面延续。

五类企业具发展优势:资源型、政策型、资本型、创新型、管理型

3. 市场竞争步入高潮期,行业内部、企业之间的竞争上升到新的层次。即从产品竞争时代转向人才竞争时代,从买卖关系转向服务关系,从企业外部资源整合能力转向企业内部管理能力。

4. 存量博弈状态下,寻找新的销量和利润增长点已成为企业的首要目标。

农药厂家:路径一:出口+内销,路径二:原药+制剂

肥料厂家:大肥+特肥+其它,特肥+其它

5. 农资产品订制式销售成为常态;经销商塑造品牌的时代到来。

6. 种植业发展趋势对农资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

7. 在种植需求导向引领下,围绕种植者需求的新技术、新产品以及服务新模式的开发和推广成为行业热点。

8. 种植业进入农产品品质时代,并逐步迈向农产品品牌时代。农资投入品、应用技术和解决方案均围绕提升农产品品质进行,为种植户提供”农产品品质提升解决方案”成为农资企业新的核心竞争力。

9. 农资经营理念和营销思维迭代升级。

10. 农业信息化发展将深度影响种植业,并推动农资营销和推广模式的演变。

行业观察:植保会亮点再回顾


“大变局”一词成为今年行业内的高频词,也是最能总结今年行业发展形势的关键词。无疑,今年整个行业在经历着一场大变局,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也注定今年的植保会更具看点和亮点。逛展会、看变化、明趋势,今年植保会具体有哪些亮点,又有哪些新趋势和新机遇?


亮点一:“绿色”导向更鲜明,绿色防控、生物农药抢眼


当下,绿色发展已然是整个农业农资行业发展的风向标和主旋律,绿色、创新、高质量发展是趋势。本届展会的主题是“减量控害,安全发展”,还是绿色植保,质量兴农的基调。


乘着“绿色”的大潮,在本次展会上可以看到,近30家绿色防控产品生产、绿色植保、绿色农药(生物农药)组团来袭,生产企业明显比去年增多。特别是绿色防控还有自己很大的专区,不少生物农药都带来了自己的产品,像中农绿保的“创制型植物免疫蛋白质生物农药阿泰灵®” 表现很抢眼。


生物农药的毒副作用小、安全、环境兼容性好等特点得到公认,已成为全球农药产业最热门的发展重点,发展态势蓬勃。据报道,据国际生物防治行业协会BPG(BioProtection Global)总裁Nicolás Cock Duque推测,2019年全球生物防治产品销售额将超过40亿美元,与2018年的25亿美元相比将显著增长60%。随着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生态环境的保护、食品安全的要求以及国家政策的大力推动,未来十年我国生物农药市场份额将从现在的10%提升到30%。所以,农药企业势必要趁势抓住绿色发展的机遇,在大宗作物上,关注土壤处理剂、种子处理剂土传病害和线虫等的市场机会,进一步加强对生物农药新剂型、新靶标的研发力度和投入,占据未来生物农药市场的至高点。


亮点二:企业更重视品牌展示,实体产品减少


现在不再是通过海量产品展示自身“肌肉”的时候了。今年植保会上,不少企业都是“轻装上阵”,展位上产品寥寥,当然大多都是外企居多,像安道麦、UPL、拜耳、先正达、科迪华、富美实等。


它们大多都是展示自己的作物解决方案、技术服务等。产品、套餐都通过电视、电脑等直播方式滚动播放向客商展示。他们大多都专注于农业大数据的开发、植保飞防方案等。


亮点三:无人机生产企业锐减,飞防回归理性深耕


其实去年不少人都说飞防市场降温了,植保无人机厂商倒闭潮来了,大多数飞防组织盈利困难。从今年的植保会上看,无人机生产企业确实来的不多,记者就看到了大疆、全丰、极飞。这几家的展位上还是人山人海,特别是无人机前,都是问询的人潮。他们中很多都是经销商、种植大户,他们对植保无人机还抱有高涨的购买热情。


这三家也都带来了自己的新的机型产品展示,例如大疆除了展示精灵系列,还带来了刚发布的T20植保无人机、性能和喷洒效果更出色。全丰也带来了自己的自由鹰DP单旋翼系列无人机和3WQF120-12型智能悬浮植保机,性能都进行了全新的升级,且价位都很亲民,3-5万为主。确实,植保无人机在基层农户中间已是“寻常之物”,虽对价格还敏感,但接受程度和应用意识已大大提升。植保无人机也更多和药剂还有方案配套。据悉,2018年全国植保无人机保有量突破3万架,作业面积达2.67亿亩次,2019年植保无人机保有量达5.5万架,作业面积超过4.5亿亩次。从潮流到趋势,从狂热到理性,无论是飞防组织还是生产企业都更多进入了深耕服务的阶段。另外,施药器械今年也很多,不少新型高效自走式喷杆喷雾机、悬挂式喷杆喷雾机、植保无人机等植保药械产品和精准施药技术在会上集中展示。


亮点四:专注土壤健康、植物营养、特肥依旧滚烫


今年肥料企业相比农药企业而言,数量也是有增无减,其中特肥企业是主角。


企业主要有山东土秀才、佐田氏、康朴、川金象、山东民和、中植联盟、拉多美等等。微生物菌肥、土壤调理剂、中微量元素水溶肥、沼液生物有机肥、生物刺激素、碳基酶、鱼蛋白肥料等品类在今年植保会上都很火热。今年微生物菌肥登记产品很是汹涌,未来必定还是行业热门品类。由此可见特肥依旧滚烫,热度不减。专注土壤健康修复、植物营养是大势所趋,不少大肥企业也都纷纷上马特肥产品,竞争将会更加惨烈。


亮点五:农药企业间兼并重组、收购整合渐成主流


国际农化巨头间的并购重组已成定局。相比去年,今年明显国内农化企业间的收购整合很频繁,尤其是农药企业之间。例如今年9月中化集团与中国化工宣布融合;诺普信相继收购区域作物平台商;国光股份拟不超过8200万收购重庆依尔双丰100%股权;江山股份2.144亿元收购哈尔滨利民67%的股权;济南天邦收购江西巴菲特5个公司;荃银高科收购皖农种业46%股权;利民股份收购双吉河北威远农药、动物药业等等。


直观地反射出,农药行业竞争过度,供大于求,市场饱和,单一产业难以盈利,必须依赖产业链配合才能生存并获得更好的发展。今年农药行业洗牌加速,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未来也将成为主流,农药企业的数量会逐步优化。今年植保会上,利民集团(双吉化工.威远生化)就以全新的面貌亮相。


亮点六:转型服务商、提供精准服务


近几年来,金正大金丰公社、诺普信田田圈、广西田园农博士、新安化工农飞客、新洋丰、中化农业MAP、丰信农业、全丰航空标普农业、江苏克胜的蜻蜓农服等等搅动着农服市场,让人们把更多的视角转到农服领域。据统计,农业服务市场2020年市场容量将超过8000亿,足见服务制胜的时代已经来临,这从今年的植保会上,不少企业的展位门楣上的定位都是“服务商”就可以窥看到。


无论是农化企业、渠道商还是互联网公司都看到农服的大机会,纷纷转型切入占位。转型服务商不再是空喊口号,卖吆喝,从销售产品变身农业种植综合服务商,不少品牌企业的落地践行已经渐入佳境,有的已自成一派,更注重精准服务。例如广西田园的田园通。俨然,农服市场已经在今年迎来了井喷期,明年相信会更甚。当然,转型服务商还要有硬实力,技术、产品、服务一样都不能少,每一样都要专业。


亮点七:聚焦抗性、聚焦细分市场


越聚焦越专注,当下农资行业已经进入全面聚焦的时代。聚焦也不仅仅是聚焦作物,也有了更多的延伸,今年植保会上看到很多做聚焦的企业展位。例如很多除草剂企业聚焦恶性、抗性杂草的防治、有的企业聚焦玉米田除草、水稻除草、水稻杀虫、有的聚焦土传病害的防治(例如线虫防治)、有的企业聚焦抗性小虫防治、有的专注作物死棵、病毒、黄化、转色等等。例如麒麟农化专注做精品农药,聚焦小麦增产套餐。


现在企业不再大面积撒网,而是专注一处,做强自己的长板,在细分市场做深做透,才能获得更长远的发展。


亮点八:互联网+、智慧农业日益兴盛


未来30年,农业将迎来高速互联网化。农业大数据、物联网在农业领域的应用日渐纵深,智慧农业发展日益兴盛。大丰收、天天学农早已推出了“互联网+农技服务”的模式,平台向广大农户提供农业技术服务,或是服务与采购市场结合,既为广大农户提供了质优、价廉的产品,又提供专业的农技服务,同时还保障了区域农资经销商的利润空间。植保包含了农资商城、农技服务、农产品销售平台、农残检测等等。

行业热议:五大变化是否是农化企业未来之道? 
中国植保双交会作为农化行业内规模最大,有行业风向标之称的植保会,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尽管今年植保会无法与去年成都植保会的火爆相比,但也在行业人的意料之中,毕竟“福州甚至福建都不是农化大市场。,今年植保会上有五大变化最明显。这五大变化,或许也是农化企业的未来。


第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国内农药企业之间整合加快。


在本次植保会上,四川国光与依尔双丰联手出现,这也是国光股份在10月份全资控股重庆依尔双丰后,以新的面貌第一次出现在展馆中。此外,利民股份和威远化工也合体现身,这也是利民在6月份收购威远后首次出现在植保会展会上。


事实上,整合并购已成为农化行业发展的必然进程,前两年国际农化巨头在轰轰烈烈进行整合时,国内的整合并购也在悄悄进行,不过较少出现知名企业被收购的消息。进入今年,整合并购加快,利民牵手威远,外企UPL牵手国内制剂龙头企业之一燕化永乐。种种整合并购,既是洗牌过程中的必然,也是企业抱团取暖、增强行业竞争力的必然。随着竞争的加剧和洗牌的继续,未来企业之间的整合并购或进一步成为常态。


第二个明显的变化,是植保无人机热度上升,飞防渐成普遍之势。通过持续的技术迭代和价格的不断下探,这两年,植保无人机行业迅速完成了洗牌,那些或在硬件技术或在机器销售价格上不具备竞争力的无人机企业逐渐没有了姓名,大疆农业和极飞科技成为植保无人机当之无愧的“双雄”,双方之间的种种较量也成为影响飞防领域的绝对力量。


除了大疆和极飞外,还有全丰和一键智农。而且全丰与极飞和大疆不同,展位上除了展示有植保无人机外,还有自己的农药产品和作物解决方案。联想两年前植保会上几十家植保无人机出现在植保双交会上的热闹景象,令人不胜唏嘘。


另一方面,大疆和极飞在此次植保会上的人气也成为展馆里的一大亮点。从上午到下午,不断有人围在大疆展示的T20植保无人机和极飞XP2020农业无人机周围,询问价格,询问技术参数。极飞现场展示的无人机撒播功能也吸引了众多人围观。


同时,无人机专用农药制剂企业和产品增多,迈图还首次展示了无人机专用的系列助剂产品。可以说,植保无人机在完成行业洗牌的同时,相关配套的农药产品和服务也在不断提升。精准施药,进一步成为可能。这种发展趋势,未来或更加明显。


第三个明显的变化,是企业有回归传统之势。


在诺普信展位上,主要展示的企业品牌是诺普信、瑞德丰和标正及其旗下产品。两年前,诺普信集团董事长卢柏强曾提出,要回归商业本质,回归经营。如今看来,这种回归是更加坚定了。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诺普信的行动也一定程度上是行业的风向标。诺普信回归的背后,也是整个行业回归的现实。与前几年植保会上轰轰烈烈的互联网元素以及各种看似完美的圈子不同,今年植保会上,无论是外企还是国内企业,展示的主要是产品和更加聚焦的作物解决方案。


21日,在新农大正年度客户会议上,总经理张建锋提出,要以客户为中心,重点推广作物解决方案,做好田间技术示范和回访。可以说,在经历了这几年的轰轰烈烈跟随互联网“上天”后,行业发现,在农化领域,还是“下地”最适合行业发展。毕竟对农户来说,看得见的实际效果才能让他们愿意买单。


第四个明显的变化,是药和肥的进一步融合。


尽管近几年来,植保会上每年都有不少肥料企业的身影,但今年肥料企业尤其特肥企业特别多。展馆专门设置了特肥馆区,而且肥料和特肥展馆内人气堪比农药主馆。药和肥的融合,在同一家企业的展位上,体现得更为明显。有肥料企业的展位上,出现了农药产品;农药企业的展位上,特肥产品的身影也不少。


随着作物解决方案的普及,未来这种融合将会更加普遍。包括助剂,生物刺激剂,特肥,大肥和农药的融合,以及机器和药、肥的融合。这次不少农药企业展位上,都出现了大疆和极飞植保无人机的身影,而今年大疆和极飞新推出的无人机,也增加了播种和施肥功能。可以说,未来农业的农事操作,各种投入品和药械将愈来愈融为一体。


第五个明显的变化,是聚焦和细分更进一步。


聚焦作物,推出更为细分的作物解决方案,在此次植保会上,处处可见。比如安道麦、富美实、科迪华、拜耳等国际巨头,此次展示了不少解决方案,国内农药企业,甚至特肥和大肥企业,都有不同的作物解决方案。细分体现在场景化作业上,更有针对性。在助剂领域,细分也相当明显,迈图推出了专门的小虫专用助剂和飞防专用助剂。


一行业人士告诉记者,据他的观察,这几年来,无论是农药生产企业或是渠道服务商,那些围绕作物做聚焦和细分服务的,路子越走越宽,增长稳定;而那些追求大而全的,路子反而越走越窄,生存空间受挤压。因此,在他看来,未来农化行业的这种聚焦和细分将会更加明显。


编辑人员:朱蓓蓓
相关文章推荐

游客可直接评论,建议先注册为会员后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0个字符

以上评论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农药网观点!

查看全部评论
  • 热门评论
  • 最新评论
回复
回复内容
保存 关闭